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案例 >> 刑事案例
吴楠等信用卡诈骗、伪造、变造金融票证、妨害信用卡管理案
发表时间:2014-07-15 阅读次数:2557次
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4)秦刑终字第88号
 
  原公诉机关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楠,身份证编码:12010****011,天津春和景明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抓获押于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区分局看守所,同年11月1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12月8日被逮捕。现押于秦皇岛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王冕,身份证编码:12010****01X,天津春和景明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抓获押于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区分局看守所,同年11月1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12月8日被逮捕。现押于秦皇岛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高峰,身份证编码:12010****014,无业。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抓获押于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区分局看守所,同年11月1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12月8日被逮捕。现押于秦皇岛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瑛骏(曾用名李旭),身份证编码:12010****416,无业。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抓获押于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区分局看守所,同年11月1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12月8日被逮捕。2014年4月25日被海港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审理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上诉人吴楠、原审被告人王冕、高峰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李瑛骏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一案,于2014年1月15日作出(2013)海刑初字第31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吴楠不服,提出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1年间,被告人吴楠出资五万元收购天津春和景明商贸有限公司。吴楠任总经理、王冕任法定代表人。2012年10月被告人吴楠所欠108万债务到期。被告人吴楠与被告人王冕商量用复制信用卡,然后谎称信用卡被盗刷的办法,拖延到期债务。2012年10月11日至12日间,被告人王冕伙同被告人高峰到福建省泉州市购买伪造银行卡的设备。2012年10月16日,被告人吴楠以公司的名义向天津东丽区鑫德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三百万元。款到吴楠信用卡后,当日晚上,被告人王冕、高峰、李瑛骏开车到秦皇岛市,入住秦皇岛半岛假日酒店后,被告人王冕、高峰在房间内复制了吴楠的信用卡三张。2012年10月17日上午,被告人王冕、高峰、李瑛骏分别在秦皇岛市商城等地,用复制的信用卡购买黄金饰品。被告人王冕在海港区维哲工艺品经营部、秦皇岛市金原商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划卡购买黄金饰品约1825.38克,价值人民币716183元,在秦皇岛市商城划卡500400元后,因复制卡的卡号与银行卡号不符,在营业员查询过程中,被告人王冕逃跑。被告人高峰在秦皇岛市海港区嘉振饰品经销批发部、秦皇岛市商城划卡购买黄金饰品约1778克,价值人民币735670元。被告人李瑛骏在秦皇岛市海港区长安路勇卓饰品经营部划卡购买黄金约2500克,价值人民币950000元。三被告人合计划卡购买黄金约7928.76克,价值人民币2902273.7元。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王冬梅的证言:2011年10月9日,其在天津市农业银行汉沽分行购买了100万元的理财产品,2011年12月31日在该行购买了200万元的理财产品。2012年10月22日,其到农行要到期100万元的本金时,吴楠告知300万元已拨到他的本人账户,但他的账户内的资金被盗刷,吴楠答应我先给付30万元,后每天给付5至10万元,一给月内付清,吴楠在给付43万后,就潜逃了。事后我向银行查询发现300万全部汇入吴楠个人账户。
  2、证人张玉臣的证言、电子银行交易回单、借款合同、借款协议证实:张玉臣于2012年10月16日用电子银行转账的方式借给吴楠人民币300万元。
  3、查询存款/汇款通知书证实:被告人吴楠的中国农业银行的卡上于2012年10月16日转入300万元。
  4、刘明明、杨常红、张爽的证言均证明:2012年10月17日早上9点50分至10点,海港区长安路勇卓饰品店来了一位年龄25至30岁之间,天津口音,说话有点结巴,身高175以上的男顾客,杨常红让刘明明去接待,这位顾客选的金条是500克一个、200克一个、100克18个,总计2500克,并开票划卡交款,总计人民币95万元,并在票据上签了卡主姓名叫王晨,后给了他2500元回扣。
  5、赵赫的证言证明:2012年10月17日上午11点36分海港区新天地购物广场一楼金城珠宝店来了一位年龄27-28岁,身高170左右的男顾客,买1000克金条,拿了100克金条6根、200克金条2根,总计1000克,开票交款,总计人民币37.5万元。票据签名看不清。该人自称姓刘。
  6、王潭的证言证明:2012年10月17日中午12点半,海港区文化路嘉振饰品店来了一位而是多岁的天津口音,头戴鸭舌帽、墨镜,一身休闲装的男子,买了一条108克和一条110克的金项链,总计人民币85170元,并划卡交款。在票据上签的名字是:汪洋。
  7、解春华的证言证明:2012年10月17日上午,在海港区金原商厦明牌珠宝店来了一位年龄27岁左右,身高170以上的男顾客,要100克10根、200克5根的金条,因店里没有太多现货便联系商城明牌店,交了3000元订金后就离开了。12点左右,顾客来开票交全款,顾客要求开两张票,一张是700克的,一张是125.38克的。
  8、马慧、李元莉的证言均证明:2012年10月17日11点40分,商城金店来了一位30岁左右,身高173左右的男子,买了200克2根、100克6根、50克4根、一套240克的生肖金条、一套120克生肖金条,一共是1560克,共计人民币650520元。并开票划卡,拿了金条就走了。
  9、李静的证言证明:2012年10月17日中午,商城二楼明牌金店的销售员带着一个男子交购物款,其男子30多岁、短发、身高170左右、上身穿黄绿色夹克,票上是1560克金条总价人民币650520元,那男的给了一张农行卡(卡号没看)通过POSS机消费,签了“汪”的名字后就走了,过了半个小时又去了“商城黄金”的柜台,大概下午一点左右,销售员带着那男的来交费,小票上购买的又是金条,总价是500400元,通过POSS机消费,打出银行卡单后发现与给我刷卡的农行卡号不符,通知售货员别给他货,便去找领导,回来后该男子就不见了。
  10、刘毅的证言证明:其和王冕是初中同学,通过王冕认识吴楠,因今年春天王冕借给吴楠大约100万多元,吴楠没打欠条,由于吴楠经济状况不好,没法偿还,王冕在两个月前就提出盗刷吴楠的信用卡,有一种复制卡的机器。一个月以前王冕和吴楠说了盗刷信用卡的事,并在盗刷银行卡的前几天借了我的车用了一个礼拜。后来租了一台奥德赛将刷来的东西处理,在本月20日左右开奥迪A6将吴楠送到秦皇岛经侦大队。
  11、陶真真证言证明:其与王冕是夫妻关系,王冕一个礼拜以前出了趟门,去了秦皇岛回来带了一个金算盘,两个金碗,两双金筷子。之后就一直在家呆着,偶尔出去打游戏。
  12、被告人吴楠的供述:其的公司叫天津春和景明商贸有限公司,我是总经理,王冕是法人代表。公司因急于偿还债务。在今年9月份的时候,王冕就提议让其借款,存入银行卡,然后再复制盗刷,然后用他们刷卡弄来的黄金变现后,再使用,用做公司的业务运转,先偿还公司的108万债务。在天津的不同地点王冕和我说过好几次我都未同意。后来他和我说如果正常债务不还,人家会找你麻烦,如果盗刷了是出现意外,债主能理解你,所以其就同意了。其同意的时候已经到10月10日了。王冕就和高峰去福建省泉州买复制银行卡的机器。10月16日其和张玉臣妈妈签订合同,借给其300万元。之后王冕到秦皇岛市刷卡。其一共得了共计43万元,王冕他三次打到其的工商银行卡上,卡号:62×××36。其分了四次,第一次是30万,第二次是5万,第三次是4万,第四次是4万,共计43万元;用网银通过我的农业银行卡(卡号:62×××17)给王冬梅转的帐。
  13、被告人王冕的供述证明:因为吴楠是做投资公司的,有一笔客户的业务款在今年10月9日到期,金额108万。吴楠没有钱付给客户,所以在今年8月底9月初时吴楠就和其商量想办法。其就给他想了复制银行卡盗刷,然后让吴楠和客户说钱被盗,可以推迟时间还款。其俩商议好以后,其在网上找到福建泉州有一家卖复制银行卡机器的商店,于是在今年10月11日可能是12日,其和高峰一起从首都机场飞晋江,去泉州花了4000买来了机器。当时其带着吴楠这张中国农业银行的卡了,在泉州刷了一下真卡,然后在机械上操作软件,用空白卡刷一下,拿到银行就能显示信息了。回天津后,其将真卡还给了吴楠。10月16日下午,其就开车拉着高峰、李瑛骏,带着银行卡复制器和带有吴楠银行卡信息的会员卡来秦皇岛了,入住半岛四季酒店,晚上8点左右其带着李瑛骏去了一家金店询问了价格。当天晚上在酒店里用在泉州试验成功的假银行卡,又复制了两张,分别给了高峰和“李旭”。卡是卖机器给的。具体操作是将真农行卡信息,用机器复制到空白卡内,然后将吴楠的卡的信息再复制到这三张农行卡上,事成之后再倒过来。吴楠卡里共计有300万元。其和高峰知道,和李旭说,就有100万,让他不能超过100万,就这样其们仨人就去金店买东西了。在最后其去的一家金店,因为高峰已经去过了,其又去引起了收款员的注意,在卡上刷了500400元,货没有拿其就跑了。第二天,也就是10月17日,其将复制了吴楠信息的农业银行卡给高峰、李瑛骏每人一张,其也拿一张,就上街了。其们回天津的17日晚上,就在凯丰典当行当了一条金链子,当了33000元钱,用于消费了,其余我一直保管了。我在天津共去了四家金银回收店,共计卖600克,得款19万多元,高峰卖了有五、六根,也得款20万左右,李瑛骏没有卖。高峰卖的和其卖的,得款共43万元,都给吴楠打过去了,有一张他母亲刘洪香的工行卡打了20万元,其余打到吴楠本人的农行卡了。
  14、被告人高峰的供述:2012年9月份,王冕找其让其和他去泉州买复制银行卡的机器,其就和他去了。回天津后过了几天,到10月16日早晨王冕给其打电话,让其和他来秦皇岛,因为事先其就听王冕告诉过其,是要来秦皇岛盗刷吴楠的银行卡买金条。其就提议王冕叫上李瑛骏,王冕同意了并答应给其20万,给李瑛骏10万元好处费,其就给李瑛骏打电话,告诉他来秦皇岛盗刷吴楠的银行卡购买金条,给10万元好处。2012年10月16日下午6点多到秦市。10月17日早晨在宾馆给其和李瑛骏每人一张假卡之后其们才出去了。其去了两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了。好像在商城买了60多万,在金匠买了8万多两条金链子,商城的全是金条。其盗刷70万左右,李瑛骏95万元,王冕多少其不清楚。过后的几天,其共跑了三家黄金回收店,买4块金条共重400克,还有两个金算盘各100克,总计600克,每克330元,卖了198000元左右。其们从秦皇岛回来以后,其们仨都去了日航酒店,王冕就把假卡要回去销毁了。其总计卖了三根金条,每根100克,一根卖33000元,还当了一根链子33000元,卖了一根链子也33000元。其共卖了四块金条共400克,两个金算盘共200克,每克330元,卖了198000元。
  15、被告人李瑛骏的供述:2012年10月份的一天,高峰给其打电话,当时在天津让其和他、王冕出来一趟帮忙。10月16日王冕、高峰就开车从家里接上其,把其拉到秦皇岛。卡是2012年10月16日晚在酒店里王冕给其的。王冕给其卡时告诉其,卡是吴楠的,但这张是假的,能够刷出来钱,就用这个去买金条。10月17日早晨9点多,他俩在宾馆时其就先去晶艺福珠宝店了。跟营业员谈价格,问有多少,然后其就打电话和他们在附近见了面,跟他俩把金店的情况讲了。大约11点多,具体其说不清了,其去金店,其就和服务员谈价格,谈好980元每克,买了2500克不同的规格金条。按谈好的金店给了其2500元回扣,并且在刷卡签字时,其打电话问王冕签什么名字,王冕说:随便。然后其就瞎编了一名字签了。现在忘记签的什么了。签完字拿金条打出租就走了。在酒店门口遇见他俩,将金条交给王冕其去退房,退完房他俩已走了,其就打车去找他们,找到后上车和他们回天津了。
  16、购物小票证实,购买黄金的克数及金额。
  17、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冻结存款通知书,冻结秦皇岛市渤海物流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华联商城商城商场的存款500400元。
  18、2012年10月17日,秦皇岛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吴楠报警称,其一张农行储蓄卡在秦皇岛市被盗刷二百多万。2012年10月26日,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经侦大队在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的协助下,在天津市将犯罪嫌疑人吴楠、王冕、高峰、李瑛骏抓获,并于2012年10月27日临时羁押于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看守所,2012年11月1日,上述四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秦皇岛,被依法刑事拘留。
  19、户籍证明及现实表现。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楠为获取非法利益,违反国家的信用卡管理制度,指使被告人王冕伙同被告人高峰私自变造吴楠的信用卡后,持有并使用。被告人李瑛骏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为获取非法利益,持有使用。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但指控被告人吴楠、王冕、高峰的罪名不准确,对被告人李瑛骏的指控成立。被告人吴楠、王冕、高峰的辩护人一致辩称,复制自己的信用卡,用的是自己的钱,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的复制他人信用卡。不构成伪造信用卡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辩护人所持被告人无罪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根据本案的犯罪情节和四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考虑四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及被告人李瑛骏有犯罪前科等情节。故对被告人吴楠、王冕、高峰、李瑛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吴楠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王冕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高峰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李瑛骏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原审被告人吴楠上诉称:用于购买的黄金的资金是其合法财产。不存在获取非法利益一说,复制的银行卡是王冕购买并复制的,其没有持有和使用过,根据法律规定,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五张以上的,认定为犯罪,本案只有三张,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它各原审被告人对原审法院的判决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认定证据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认定的证据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同时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在本院审理中未提出新的证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吴楠违反国家的信用卡管理制度,指使原审被告人王冕伙同原审被告人高峰私自变造吴楠的信用卡后,持有并使用。原审被告人李瑛骏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持有使用。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关于上诉人吴楠的上诉称其复制的是自己的信用卡,用的是自己的钱,不是犯罪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戴臻喜
审判员  王俊涛
审判员  王海军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五日
书记员  郭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