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域外法治 >> 域外法律
美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
发表时间:2014-09-18 阅读次数:2252次
   1929年金融危机前,美国金融市场准入门槛较低,政府对金融企业经营范围干预的也较少,金融业实行混业经营制度。1929年经济危机,纽约股市崩溃,大批银行破产。美国国会成立的银行调查委员会经过大量调查后认为,商业银行经营证券业务和保险业务,不仅造成短期负债与股票、债券等长期资产之间比例严重失衡,而且极大影响了商业银行经营的稳定性,进而损害了储户的利益,金融业混业经营的局面不宜继续下去。1933年,美国出台《银行法》即《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该法对金融业实行严格的分业监管和分业经营,商业银行不得经营证券业务,不得为自身投资而购买股票,即使购买公司债券也有严格限制,为商业银行和证券业之间筑起一道严实的“防火墙”,目的在于控制银行资金违规流入资本市场进行投机活动,以保持金融秩序稳定,增强储户对银行的信心。
  二战后,尤其是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美国乃至国际经济金融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资本市场迅速发展,资本商品和衍生商品日新月异,银行业也不得不进入这个多姿多态的新市场。加上保险业和名目繁多的投资基金兴起,资本市场在美国金融中的地位明显上升,而且为投资者和经营者提供了巨额回报。限制自由竞争与发展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已成桎梏。金融企业为求发展空间,频繁使用相互持股、购并等手段以规避该法。由于该法的掣肘,美国法院对相当数量的金融企业兼并案件一筹莫展,不得不延期审理。究竟是坚持分业体制,还是实行混业体制,经济学界和法学界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1999年11月4日,美国参众两院分别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当月12日,克林顿总统签署该法案,并称:“它将带来金融机构业务的历史性变革”。
  60多年来,国际金融立法理念经历三次重大变革,从以安全为目的到以提高资源配置为目的,再发展至以增强竞争力尤其是国际竞争力为目的。1933年美国《银行法》以安全为立法理念,对美国金融立法及制度设计产生根深远影响,一切制度设计都是为了维护金融市场安全为目的。但60多年来,国际金融状况已发生划时代变化,如共同基金创立并吸纳巨大资金进入证券市场;证券公司开办客户现金管理账户;电子技术进一步提高了金融交易效率,降低成本,复杂的衍生金融交易可使用电脑程序进行;欧洲市场金融业务兼容性与竞争力加强。为此,美国从70年代就开始不断调整金融立法理念,通过采取逐步变通的司法解释和专项立法,调整了单纯为“安全”而立法,转向为“效率”而立法。
  进入80年代后,国际金融进入了新的竞争阶段。金融全球化趋势加快,加上电子技术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金融业国际交易成本的降低和交易规模的扩大。在新形势下,美国开始将国际竞争、赢得全球市场作为目标。因此,鼓励和促进美国金融业增强国际竞争力成为理所当然的立法理念。美国新金融法的立法新理论就产生了。
  美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核心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允许美国银行、证券、保险业之间混业经营,实行全能银行模式;第二,保留其双线多头的金融监管体制并扩展监管机构,实行功能监管和控制金融风险;第三,强调银行业与工商业的分离,实现金融体制的现代化;第四,突出对享受金融服务的消费者的保护;第五,要求加强对小企业和农业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第六,明确以法律形式做出对有关课题进行研究的要求。美国的这部金融法律将金融活动确立为混业经营的模式,构建与此相适应的金融监管体制,把规范的重点从金融活动转变到管理和防范金融风险,促进金融市场主体的联合和竞争。同时,该法还提出了“效率与竞争”这种金融法律发展的新观念,并以此作为美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立法的理念。
    美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实现了从分业经营到混业经营的转变;实现了金融监管从一味强调安全、设立严格准入限制到推行功能监管、提倡竞争与效率的改变。它的出台标志着20世纪作为全球金融业主流的分业经营模式,已被21世纪发达的混业经营的体制所取代,与之相适应的金融监管水平也为混业经营提供了良好的监管环境。美国的这部法律不仅对美国金融业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对世界各国的金融立法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且对我国的金融监管立法也具有十分重大的启发性意义。(见北京法院网http://bjgy.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1/09/id/8833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