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案例 >> 行政案例
镇江市京口金融设备厂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争议行政纠纷案
发表时间:2012-12-18 阅读次数:129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2726号
 
  原告镇江市京口金融设备厂。
  负责人殷同平,厂长。
  委托代理人吕盛,福建锐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彩云,福建锐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马静。
  委托代理人覃莎莎。
  第三人重庆银翔摩托车(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先勤,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唐军。
  原告镇江市京口金融设备厂(简称京口设备厂)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2]第21727号关于第6915063号“银翔YINXIANG及图”商标争议裁定(简称第21727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2年7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第21727号裁定的利害关系人重庆银翔摩托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银翔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于2012年11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京口设备厂的委托代理人吕盛,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覃莎莎,第三人银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唐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21727号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银翔公司就京口设备厂申请注册的第6915063号“银翔YINXIANG及图”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提出的商标争议申请而作出,该决定认定:
  银翔公司本案中提交的广告宣传材料、所取得的奖项及荣誉,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几年的销售数据证据证明,截止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时,经过银翔公司多年的使用和广泛的宣传,银翔公司的“银翔及图”商标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银翔公司及其“银翔及图”产品也由此分别在公司信誉、经营规模、销售量、销售额、纳税总额等方面达到较高水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可以认定银翔公司在第12类上注册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为摩托车商品上的驰名商标。
  争议商标虽然与银翔公司的“银翔及图”商标所用文字相同,但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保险柜等商品与银翔公司商标指定使用的摩托车商品有一定区别,争议商标的注册不易误导公众。争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情形。
  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原告京口设备厂不服第21727号裁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称:一、商标评审委员会程序违法。首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对驰名商标应当采取“按需认定”的原则,即“无保护则无认定之必要”。京口设备厂与银翔公司之间的纠纷本质上属于商标民事纠纷,在未对银翔公司的商标进行保护的情况下,商标评审委员会将银翔公司的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在程序上违反了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按需认定”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其次,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2份纳税证明的提交时间超过了《商标评审规则》中所规定的举证期限,商标评审委员会接纳上述证据属于程序违法。二、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其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构成驰名商标。首先,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供的财务专项审计报告中的各项经济数字指标与银翔公司工商行政机关年检登记中的经济数字严重不符,替银翔公司出具财务审计报告的重庆信隆会计师事务所及其注册会计师也因违法行为被主管机关撤销或取消执业会计师资格。银翔公司提供的经济数字指标存在造假嫌疑。其次,银翔公司提供的纳税证明存在伪造嫌疑,其纳税数额不应予以认定。再次,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出具的银翔公司摩托车销售排名显示该公司从未进入过国内排名前十五名,其知名度有限。再次,京口设备厂在评审阶段对银翔公司提交的合同及发票之原件无法进行质证,其真实性存疑。最后,银翔公司仅获得过重庆地区的部分荣誉,从未获得过全国荣誉,其商标难以被全国范围的相关公众广为知晓。此外,银翔公司注册在摩托车商品上有多个不同的商标,其提交的证据很难证明都是使用“银翔及图”商标的产品所得到的经济利润、销售收入或荣誉。因此,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第3584629号商标可以构成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的驰名商标。因此,第21727号裁定认定驰名商标的事实存在错误,京口设备厂请求本院判决撤销第21727号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可以依据当事人的相关请求依职权认定驰名商标;银翔公司提交的2份纳税证明与其之前提交的证据可以相互引证,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该证据予以采纳并无不当。第21727号裁定不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二、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其“银翔及图”商标可以构成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的驰名商标,该实体认定具备相应的事实依据。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坚持第21727号裁定中的认定意见,该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程序合法,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本院判决维持该裁定。
  第三人银翔公司述称:一、京口设备厂所援引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是人民法院审理商标案件时应当适用的,而第21727号裁定是商标评审委员会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其依据《商标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认定“银翔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符合法律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不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二、银翔公司是重庆地区著名的摩托车制造企业,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其在评审阶段提交的审计报告与该公司企业年检中相关经济指标数字不符的问题是因为不同的财务审查所依据的财务文件不同而造成的,并不是银翔公司为申报驰名商标而伪造的审计报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银翔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亦不是仅依据审计报告而单独作出的认定,是综合银翔公司所提交的各项证据所作出的结论。综上,银翔公司同意第21727号裁定的认定意见,请求本院维持该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以下事实:
  争议商标(见本判决附件)由京口设备厂于2008年8月25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并于2010年5月14日被核准注册,其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6类保险柜、现金保险箱上,该商标的专用权期限截止到2020年5月13日。
  争议商标被核准注册后,银翔公司于2010年12月28日针对该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申请。其申请的理由为:银翔公司是我国摩托车行业中的知名企业,“银翔及图”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和大量宣传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争议商标与“银翔及图”商标文字相同,指定使用商品具有相同的消费群体及销售渠道,容易使消费者混淆误认。综上,银翔公司请求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和《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条的规定撤销争议商标,并认定“银翔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
  第3584926号“银翔及图”商标(见本判决附件)由银翔公司于2003年6月6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并于2005年1月7日获准注册,其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12类摩托车商品上,该商标专用期限截止至2015年1月6日。
  银翔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相关证据,其中涉及有关驰名商标认定的证据有:
  1、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出具的行业排名证明。2、重庆市渝北区地方税务局第一税务所、重庆市渝北区国税局空港新城税务所出具的国税、地税纳税证明。3、由重庆市德隆会计师事务所、重庆市信隆会计师事务所、重庆市君健会计师事务所和重庆恒基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银翔公司2005年至2009年度的财务审计报告。4、“银翔”商标、产品及企业所获部分奖项。5、部分客户名单、主要销售区域一级经销商名单。6、2005年至2009年部分销售合同、销售发票;2005年至2007年部分宣传合同、宣传发票和广告发布图片。
  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上述证据认定如下与“银翔及图”商标是否驰名有关的事实:
  1、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银翔公司销售收入、利润、纳税总额等主要经济指标为:2005年销售收入为6.8亿元,利润为3087万元,纳税总额为1597万元;2006年销售收入为10.3亿元,利润为3347万元,纳税总额为3389万元;2007年销售收入15.4亿元,利润为9479万元,纳税总额为3957万元。银翔公司的“银翔”牌摩托车产品销售量在全国同行业中分别排名27、18和17名。2、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银翔公司“银翔及图”产品销售覆盖地域广泛,主要销往北京、天津、辽宁、黑龙江、吉林、山东、内蒙古、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浙江、广东、宁夏、河北、河南、重庆、四川、新疆、西藏、海南和广西等省份。3、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银翔公司采取多种形式,通过多种途径对其“银翔及图”产品进入宣传并投入大量广告费用。2005年广告费用支出为331万元,2006年广告费用支出为334万元,2007年广告费用支出为169万元。广告宣传方式主要包括报刊杂志、户外广告、产品展销展示、网络、电视和其他形式宣传等。5、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通过宣传及使用,银翔公司2005年被重庆市人民政府认定为“2005年重庆市民营企业五十强”,其“银翔及图”产品2007年被重庆市人民政府认定为“2006-2007年度重庆市重点支持和发展的出口畅销品牌”。
  京口设备厂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进行了答辩,其答辩的理由为:争议商标与银翔公司的“银翔及图”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且没有任何关联,实际使用中不会引起消费者对商品来源和生产者的混淆或误认,争议商标的注册完全符合《商标法》的相关规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经过审查,于2012年5月22日作出第21727号裁定。京口设备厂对该裁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经本院核实,银翔公司在第12类摩托车商品上注册有“金鹗”、“肯博”、“世淮”、“吉尔姆”、“飞羚”、“银翔”、“骥达”、“JEWELM及图”等多个商标。
  在本案诉讼阶段,京口设备厂向本院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
  1、银翔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该档案记载:银翔公司2005年的销售收入为4亿元,利润为178万元,企业所得税为26万元;2006年的销售收入为10.3亿元,利润350万元,所得税52万元;2007年销售收入为14.6亿元,利润395万元,所得税59万元。
  2、重庆市注册会计师协会《关于对重庆信隆会计师事务所等受财政局行政处罚的通报》(简称《处罚通报》),该通报记载:2008年4月,通过执业质量及会计信息检查,重庆市财政局对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的重庆市信隆会计师事务所处以撤销的行政处罚,对该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谭仕学、蒋友模处以吊销执业资格证书的行政处罚。
  在本案开庭审理过程中,京口设备厂主张:1、为银翔公司出具2006年度审计报告的重庆市信隆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因多次严重违规被撤销,出具该份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也已被吊销执业资格,且评审程序中的审计报告与银翔公司工商年鉴登记中的经济指标数字严重不符,因此银翔公司提供的审计报告存在造假可能。2、银翔公司提供的合同及发票均为复印件,银翔公司无法对证据的真实性进行核实。3、银翔公司在摩托车商品上使用了“飞肯”、“银翔”、“骥达”、“吉尔姆”、“先锋”等多个商标,且银翔公司也属多元化经营企业,其提交的审计报告没有涉及具体品牌的使用情况,很难反映出其销售收入等均由销售“银翔”商标的产品而获得。4、银翔公司提交的2份纳税证明存在造假嫌疑。 
  银翔公司在庭审中表示:银翔公司企业年检中记载的经济指标数字仅依据损益表、利润表而作出,与审计报告审计时所依据的企业财务资料有所不同,因此上述数字存在差异属于合理情况。
  银翔公司在庭审中未提交其销售合同、发票的原件。
  在庭审结束后,京口设备厂未向本院提交足以证明银翔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2份纳税证明属于伪造材料的证据。 
  京口设备厂在庭后向本院补充提交了重庆市渝北区地方税务局两路第一税务所出具的说明,该说明的主要内容为:经该所核实,确认原于2010年11月23日出具的对银翔公司2004-2009年纳税证明的内容是真实的,因打印笔误,误将其出具落款日期年份打印成2011年。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争议商标与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的商标档案、银翔公司和京口设备厂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商标争议申请书、答辩书及相关证据材料、京口设备厂向本院提交的补充材料、银翔公司向本院提交的税务所说明和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被告作出第21727号裁定的程序是否合法。
  原告主张被告认定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中“按需认定”的原则,在未给予跨类保护的情况下认定驰名商标违反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对此本院认为,
  首先,《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上述法律规定,旨在对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在不相类似的商品上给予与其驰名程度相适应的较宽范围的保护。因此,虽然诉争商标系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以及诉争商标的注册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均为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必须满足的条件之一,但其适用的前提,是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他人已在中国注册的商标已达驰名程度,成为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是否存在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注册的商标的行为,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的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而在先已注册商标驰名与否,则是判断相关商标知名度的重要内容。同时,在先已注册的商标是否驰名、其驰名程度如何,也是判断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商标注册人利益的重要考量因素。只有在对在先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作出判断,才能确定《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有无适用的可能与必要,进而才需要也才能够对诉争商标是否系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以及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作出判断。
  因此,本案中,第21727号裁定虽然并未给予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跨类保护,但对该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予以判断并未违反驰名商标的按需认定原则。原告主张第21727号违反驰名商标的按需认定原则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另主张第三人在评审阶段提交的2份纳税证明的举证时间超过了《商标评审规则》中规定的举证期限,被告对上述证据予以接受违反了上述规定,亦属于程序违法。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本案中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商标争议裁定申请材料清单》中注明的提交日期为2010年12月28日,该清单中的第7项内容为“证据材料”,而其“证据目录”中第5项即为“纳税证明(国税、地税)”。因此上述事实可以证明,第三人于2010年12月28日向被告提出商标争议申请时就已同时提交了2份纳税证明,其提交上述证据的时间并未超过《商标评审规则》中规定的举证期限。其次,如上所述,第三人提交2份纳税证明的时间为2010年12月28日,其于庭后又向本院提交了税务机关出具的关于纳税证明上的落款时间为笔误的说明。综合以上情况,被告接纳第三人纳税证明的时间并未超出举证期限,原告的上述诉讼主张依据不足。
  因此,原告主张的被告作出第21727号裁定违反法定程序的主张不能成立。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二为第21727号裁定中关于第三人注册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构成驰名的认定是否正确。
  原告主张第三人在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均存在重大瑕疵,存在造假嫌疑;第三人未提交其销售合同、发票的原件,其真实性无法确认;第三人的排名、获奖荣誉等亦无法证明其商标已被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因此第三人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构成驰名商标。对此本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认定的第三人经济指标数字的事实。
  原告主张第三人提供的审计报告中所记载的经济指标数字与其企业年检工商登记材料中所记载的相应数字严重不符,且出具审计报告的会计师事务所亦因严重违规而受到行政处罚,因此被告认定的经济指标数字的事实不清。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对第三人提交的审计报告所列经济数字与其年检登记材料所列经济数字进行比较可以看出:二者2005年销售收入相差约2.7亿元,利润数字相差约20倍,企业纳税数额相差约20倍;二者2006年销售收入相差约1.9亿元,利润数字相差约10倍,所得税纳税数额相差约10倍;二者2007年销售收入相差约8000万元;利润数字相差约30倍,所得税纳税数额相差约20倍。一般来说,企业在经营时出于不同的需要,其所申报的企业各类经济指标数字存在一定差异确有其客观原因,但上述差异应当在合理范围之内。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审计报告所列数字与其企业年检登记资料所载部分数字的差异达到数十倍,该差异已超出一般的合理范围。其次,原告提交的《处罚通报》中明确记载为第三人出具2006年度审计报告的重庆市信隆会计师事务所及其注册会计师因重大违规行为而受到了相应的行政处罚,该份通报中虽然没有记载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其2006年度审计报告存在违法事由,但上述会计师事务所一贯的违规行为使得本案中第三人提交的2006年度审计报告的客观性及真实性存在较大瑕疵。综合以上情况,本院对于第三人在评审阶段提交的其2005年至2007年度财务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同时,即使第三人提交的其2005年至2007年度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可以确认,虽然上述审计报告中列明了第三人的各项经济指标,但其中未反映出第三人“银翔及图”品牌摩托车产品的具体销售数字及利润数额,因此上述审计报告亦不能直接证明第三人注册在摩托车产品上的“银翔及图”商标的具体知名度情况。
  (二)关于被告认定的第三人企业排名和所获荣誉的事实。
  原告主张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出具的证明未显示第三人销售的摩托车数量在2005至2007年进入过全国排名前15名,而第三人所获荣誉也仅限于重庆地区的两份荣誉证书,因此上述证据不能证明第三人的“银翔”牌摩托车具有驰名商标所应达到的知名度。对此本院认为,首先,第三人提交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出具的《证明》仅记载了第三人在2005年至2007年所销售的摩托车数量,但未显示具体的产品品牌,因此不能直接证明第三人的“银翔”品牌的知名度情况。此外,即使上述排名数字指向的均为第三人的“银翔”品牌,但因上述证明所列的2005年至2007年度第三人排名均较为靠后,尚不足以证明第三人的“银翔”商标为我国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其次,被告认定第三人商标据以驰名的荣誉证据仅为“2005年度重庆市民营企业五十强”和“银翔及图”产品“2006-2007年度重庆市重点支持和发展的出口畅销品牌”2份证书,其中前者为第三人企业所获荣誉,不能直接反映出其“银翔”商标的荣誉;后者证书中显示的商标标识为“YINXIANG及图”,与被告认定为驰名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的标识明显不符。最后,第三人向被告提交了一份其“银翔牌”摩托车在2002年被认定为“中国著名品牌”的证书,但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申请日为2003年,因此该份证书不能作为认定上述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证据。此外,经本院核实的事实可知,第三人在摩托车商品上注册有“飞肯”、“银翔”、“骥达”、“吉尔姆”和“先锋”等多个商标,因此被告认定第三人商标驰名的上述两份荣誉证书亦无法唯一地指向第三人的“银翔”商标。因此,被告认定的上述2份荣誉证书以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出具的证明均不能直接证明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三)关于被告认定的第三人“银翔及图”品牌产品销售区域的事实。
  原告主张第三人在评审和诉讼阶段均未提交其销售合同及发票的原件,无法确认其真实性,因此第21727号裁定中所认定的“银翔及图”产品销售区域的事实不清。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商标评审规则》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供书证的,应当提供原件,包括原本、正本和副本。”第四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无法与原件、原物核对的复制件或者复制品,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按照上述《商标评审规则》的相关规定,本案涉及到对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之前是否驰名进行司法审查的问题,第三人负有向人民法院提供相关商标知名度证据原件的举证责任。现原告对第三人提交的销售合同、发票等复印件形式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第三人又未提供其原件,因此本院对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其次,即使第三人提交了上述证据的原件,但第三人提交的其“银翔”摩托车在全国各省份的销售合同均未附相应发票,因此不能证明上述合同均已实际履行。此外,第三人提交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中仅显示商品的名称为“摩托车”,未附商品商标名称,考虑到第三人在摩托车商品上注册有多个不同商标的事实,第三人提交的上述发票不能唯一地指向其“银翔”摩托车。因此,第三人提交的销售合同、发票不能证明其“银翔”摩托车在我国的多个省份通过销售已经具有广为公众知晓的知名度。
  (四)关于被告认定的第三人“银翔及图”产品广告宣传的事实。
  原告主张被告认定的第三人2005年至2007年度广告宣传费用的数字来源于审计报告,但上述审计报告均存在造假嫌疑,因此上述数字的认定错误。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如前所述,第三人提交的其2005年至2007年度审计报告存在瑕疵,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存疑。其次,第三人注册有多个不同的商标,并从事多种经营,上述审计报告的数字亦不能证明上述广告宣传的费用投入均是用于其“银翔”摩托车产品。最后,即使上述广告宣传投入的费用均用于“银翔”摩托车产品,但上述广告宣传费用的投入仍较低,并且在2007年仅169万元,难以证明第三人的“银翔”摩托车产品经过大量、广泛地宣传已经在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
  综合上述分析,第三人在评审阶段提交的相关证据或存在瑕疵,或不能充分地证明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通过大量地宣传、使用和销售,已在全国范围的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知名度,从而构成广为知晓的驰名商标。第21727号裁定中关于第三人的第3584629号“银翔及图”商标构成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驰名商标的认定缺乏足够证据支持,该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原告提出的部分诉讼理由成立,本院对其要求撤销第21727号裁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2]第21727号关于第6915063号“银翔YINXIANG及图”商标争议裁定;
  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就重庆银翔摩托车(集团)有限公司针对6915063号“银翔YINXIANG及图”商标提出的商标争议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原告镇江市京口金融设备厂已预交,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芮松艳
代理审判员 殷 悦
人民陪审员 毛艾越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延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