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案例 >> 行政案例
王斌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宁波监管局金融行政许可纠纷上诉案
发表时间:2013-07-09 阅读次数:209次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浙甬行终字第6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斌。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宁波监管局。
  法定代表人邓俊辉。
  委托代理人胡碧华。
  委托代理人范宏雷。
  上诉人王斌因诉被上诉人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宁波监管局(以下简称宁波保监局)金融行政许可一案,不服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20日作出的(2013)甬东行初字第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6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7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斌,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的委托代理人胡碧华、范宏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6月18日,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作出甬保监复[2012]137号《关于王斌申领〈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批复》。该批复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年)、《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保监会令[2007]1号)、《保险专业代理机构监管规定》(保监会令[2004]14号)、《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认定行政许可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12号)规定,保险监管机构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对象为单位,而非自然人,对上诉人王斌申领《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不予许可。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定,原告王斌于1996年12月15日通过了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组织的保险代理从业人员资格考试,获得了《保险代理从业人员资格证书》。2009年8月20日,原告王斌向被告宁波保监局提出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2012年5月24日,被告宁波保监局根据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甬行终字第57号行政判决,作出了甬保监许告字[2012]233号《行政许可受理通知书》,受理了原告王斌提出的关于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2012年6月18日,被告宁波保监局作出甬保监复[2012]137号《关于王斌申领〈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批复》,决定对原告王斌申领《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不予许可,并向原告王斌邮寄送达。2012年8月20日,原告王斌向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提起行政复议。2012年10月31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保监复议(2012)13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宁波保监局作为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派出机构,具有对本辖区内保险业的行政管理职能。《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四)项将取得保险许可证的范围限制为保险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保险公估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同时该办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属保险许可证,由此可知,可以申请《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只能为保险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保险公估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原告王斌向被告宁波保监局提出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系自然人提出的申请,被告宁波保监局据此作出不予许可决定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应当自受理行政许可申请之日起二十日内作出行政许可决定。被告宁波保监局依据法院生效裁判文书依法于2012年5月24日受理了原告王斌的申请,6月18日对原告王斌作出了不予许可的批复,超过了20日的法定期限,被告宁波保监局又无证据证明其曾向原告王斌告知过延长期限的事实和理由,在程序上存在瑕疵,考虑到该瑕疵并未实质影响到原告王斌相关权利义务的实现,对该瑕疵予以指正。综上,被告宁波保监局对原告作出的不予许可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无相应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斌要求确认被告宁波保监局作出的甬保监复[2012]137号《关于王斌申领〈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批复》违法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王斌上诉称,上诉人王斌是在2009年8月20日向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提出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一直未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应当以收到申请材料之日起即为受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年)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向上诉人王斌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系法定许可,且上诉人王斌已具备领取《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资格条件。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以部门规章的规定剥夺了上诉人王斌依法律规定获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权利,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辩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制定的《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是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部门规章。根据《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规定,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对象不包括自然人。2012年5月24日,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根据法院的生效判决依法受理上诉人王斌关于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并于2012年6月18日作出不予许可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作出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双方当事人在一审期间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均随案卷移送本院。本院根据随卷证据及庭审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异。
  本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九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具有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在法院生效判决规定的期限内,于2012年5月24日受理了上诉人王斌关于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故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受理王斌关于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申请的时间应从2012年5月24日起算。2012年6月18日,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定的自受理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期限内作出了不予许可决定,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对需要取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对象加以明确。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年)的保险代理人不包含自然人。《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年)相关内容的细化,并未与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相冲突。根据《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核发的对象并不包括自然人。故上诉人王斌认为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应当向其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进而认为被上诉人宁波保监局对其颁发《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申请作出不予许可决定错误的观点,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王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信 根
  代理审判员   孙  雪
  代理审判员   秦  峰
  二○一三年七月九日
  代书 记 员   袁 丹 蓉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年)
  第一百三十二条 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应当具备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资格条件,并取得保险监督管理机构颁发的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或者经纪业务许可证,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并缴存保证金或者投保职业责任保险。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
  第九条 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对保险业实施监督管理。
  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根据履行职责的需要设立派出机构。派出机构按照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授权履行监督管理职责。
  第一百一十九条 保险代理机构、保险经纪人应当具备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条件,取得保险监督管理机构颁发的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保险经纪业务许可证。
  ……
  四、《保险许可证管理办法》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下列保险类机构,应当依法取得保险许可证:
  (一)经营保险业务的保险控股公司和保险集团公司;
  (二)保险公司及其分支机构;
  (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分支机构;
  (四)保险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保险公估机构及其分支机构;
  (五)保险兼业代理机构;
  (六)中国保监会规定的其他保险类机构。
  第五条  本办法所称保险许可证包括下列几种类型:
  ……
  (三)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