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案例 >> 民事案例
彭先运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嘉定区支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表时间:2014-08-21 阅读次数:181次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二中民六(商)终字第1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彭先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嘉定区支行。
  负责人蔡建英。
  委托代理人金惠静。
  委托代理人张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邹建中。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符宗平。
  上诉人彭先运因与被上诉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嘉定区支行(以下简称嘉定支行)、被上诉人邹建中、被上诉人符宗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嘉民二(商)初字第18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16日,嘉定支行与彭先运签订《小额贷款联保协议书》一份(合同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约定由邹建中、彭先运、符宗平三人成立联保小组,自2012年1月16日起至2014年1月16日止,嘉定支行可以根据联保小组任一成员的申请,签订多次借款合同,在单一借款人最高贷款本金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且联保小组合计贷款余额不超过30万元内发放贷款。具体借款金额、期限、用途、利率和还款方式以借款合同和借据为准。联保小组任一成员自愿为嘉定支行向联保小组其他成员发放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嘉定支行与联保小组任一成员签订借款合同时,不需逐笔办理保证手续,联保小组其他成员均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范围包括借款的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因借款人违约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费用等。
  2012年1月16日,嘉定支行与邹建中签订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的《小额联保借款合同》一份,约定嘉定支行向邹建中发放10万元贷款,年利率为15.66%,放款日与借款日以借款借据为准,借款借据为合同附件,与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合同约定还款方式为:自贷款发放次月起,邹建中按月以等额本息方式归还贷款本息。邹建中不按期归还借款本金的,从逾期之日起按借款利率加收50%的罚息;邹建中不按期偿付贷款利息的,其欠息部分按逾期贷款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2年1月16日,嘉定支行依约向邹建中发放了10万元的贷款。嗣后邹建中出现多次逾期还款的情况。2013年1月16日贷款到期后,邹建中尚结余部分本金及利息未予清偿。截止2013年7月15日,被邹建中结欠嘉定支行本息合计7,902.78元。故嘉定支行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邹建中归还上述欠款;二、邹建中支付自2013年7月16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罚息;三、彭先运、符宗平对邹建中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诉讼费用由邹建中、彭先运、符宗平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嘉定支行与邹建中签订的《小额联保借款合同》、嘉定支行与邹建中、彭先运、符宗平签订的《小额贷款联保协议书》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对各方均有约束力。现嘉定支行按约履行了发放贷款的义务,邹建中理应按约定的期限及利率偿还本金和利息,其拖欠不付,嘉定支行有权按合同约定要求邹建中归还借款本金并支付拖欠利息、罚息及逾期利息。至于彭先运提出三人均未足额取得合同约定的贷款的意见,因邹建中已在相关放款单上签字确认收到借款10万元,且嘉定支行已提供证据证明邹建中于借款当日凭借银行存折及密码取款7,500元,故对彭先运此项抗辩意见,不予采信。退一步而言,如果借款当日的取款并非邹建中所为,则邹建中在履行其与嘉定支行间借款合同项下的义务后,可向嘉定支行主张相关权利。在邹建中未能清偿上述债务的情况下,嘉定支行有权要求彭先运、符宗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中,邹建中、符宗平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系其自愿放弃答辩、质证等诉讼权利,相应法律后果由其自负。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二十一条、三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邹建中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嘉定支行借款本金6,940.33元及偿付截止2013年7月15日的利息72.26元及罚息890.19元,合计人民币7,902.78元;二、邹建中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嘉定支行以借款本金6,940.33元为基数,自2013年7月16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逾期利息(按合同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的《小额联保借款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方式计算);三、彭先运、符宗平对邹建中的上述第一、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彭先运、符宗平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邹建中追偿。本案受理费50元,公告费560元,合计诉讼费610元,由邹建中、彭先运、符宗平共同负担。
  判决后,彭先运不服,提出上诉称:其与被上诉人邹建中、符宗平事先并不认识,是通过中介公司向被上诉人嘉定支行申请贷款;嘉定支行向邹建中发放贷款后,存折先交付给中介公司,中介公司的人从中取款7,500元,故邹建中实际得款只有92,500元,邹建中已经归还实际得到的贷款,未归还部分就是被中介公司取走的部分以及由此产生的利息,故邹建中没有拖欠贷款,其亦不应承担担保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嘉定支行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嘉定支行对原判无异议,认为其已按照借款合同履行了发放贷款义务,被上诉人邹建中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上诉人彭先运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至于是否是中介公司取走钱款与嘉定支行无关。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嘉定支行与被上诉人邹建中签订的借款合同以及被上诉人嘉定支行与被上诉人邹建中、上诉人彭先运、被上诉人符宗平签订的联保协议书均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嘉定支行已按约将10万元贷款发放入邹建中账户,已完成放贷义务,邹建中未全部归还贷款并支付相应利息,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彭先运、符宗平应当对邹建中未还款部分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现无证据证明嘉定支行在发放贷款时扣除或支取部分钱款,嘉定支行不应对贷款发放后被支取的钱款承担责任。如有证据证明确系中介公司不当支取,邹建中可向中介公司主张返还。在邹建中没有提出上诉情况下,彭先运仍应先向嘉定支行承担保证责任后再与邹建中另行解决纠纷。综上,彭先运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原判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公告费人民币300元,合计人民币350元,由上诉人彭先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王承晔
审 判 员周 菁
代理审判员王益平
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靳 轶